第B04版:德昌观察·新闻
 上一版  
    标题目录
从宣统铸铁钟 看德昌旧时手工业
  电子报 首页  >   2019年8月1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从宣统铸铁钟 看德昌旧时手工业

  不久前,笔者在参观某历史博物馆时,发现这口清宣统年间生产的铸铁钟就赫然呈列在显眼位置,当我兴意盎然地进行拍照观察时,更欣喜地发现它居然是由清德昌吴所匠人铸造。当时的心情,仿佛身在异乡的自己面前突然出现一位同乡故友,那一份亲切感不言而喻。在人们的印象中,德昌的工业乏善可陈,值得骄傲和宣传的似乎只有“春秋三百天,四季养生地”的绝佳气候和让人大快朵颐的桑椹、樱桃和板鸭等农副产品。故而当我在博物馆中见到这口铸铁钟时,欣喜之余,也弥补了心中的遗憾。宣统铸铁钟在博物馆中显要的位置展出,不仅说明了它作为文物的重要地位,也足以证明旧时德昌手工业在宁属(建昌)地区的不可小觑。

  德昌县在1945年1月正式建县之前,历史上一直是西昌的组成部分。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置守御德昌千户所,隶建昌卫军民指挥使司。明守御德昌千户所辖百户所十,依自然居住区划。德昌十所因姓得名,分别为陈所、石所、冯所、莫所、吴所、陆所、朱所、李所、林所、王所。清初因明制。雍正六年(1728)裁建昌卫改置宁远府,设西昌县,德昌所为西昌县附郭(附郭,中国古代行政区划用语,指县政府治所与州、府、省等上级政府机构治所设置于同一城池内的状态)。民国时期,德昌曾先后为西昌的分县、第三区。查阅《德昌县志》和《西昌县志》(1942年版)我更加惊喜地发现,在清末民初德昌不仅有铁器加工制造,而且在竹棕麻加工、纺织、陶瓷、造纸等其它手工业方面也有许多令人称道,值得记叙的成就。在《西昌县志》(1942年版)卷二产业志之工业部分中这样记载:古邛之地,民风浑朴,无所用其精巧,故无特殊工业。然衣食住行所关,如孟子所云百工之所为备者,固未尝借才于异地也。盖人民祖籍,南北省皆有,因而利用民生各技艺,亦应有尽有。详言之,则关于衣有纺者、织者、染者、缝者,关于食,则食面之制分多种,米粉之造有专长,若酒家,若饼家,若膳夫,醢人,诸技咸具,而住行之所需之土、木、石、金,各工罔缺,窑工、竹工、雕镂工、绘塑工,又名呈其艺以为助。

  

  一、铁器加工制造及矿冶

  (一)铁器加工制造

  还是从宣统铸铁钟说起吧,据博物馆介绍,宣统铸铁钟是宁南县境内距今发现钟体最大、铭文最多、保存最完整的古钟。此钟高88.6厘米,钟口直径67厘米,重约400斤,大清宣统年间由德昌吴所铸造,露出来的文字十分清晰。钟体上方有两个龙首,下方有狮子、麒麟、凤凰三瑞兽,还有弧形海水纹;钟体上部居中的位置清晰镌刻“关帝庙”三个大字,左右两边是铭文和铸造年份及背景,钟体中部是当年捐款铸钟的乡村善士名单;下部是铸造工匠名单:德昌吴所金火铸匠周森林、弟万顺、男鑫盛及周森林的兄弟侄子甚至侄孙辈铸工姓名;钟体外表铸满小楷铭文,在看完这些详细介绍后,我的心情由欣喜转为钦佩和赞叹,原来我们德昌的先民也曾拥有这样让人骄傲的精湛技艺。在如今公路交通便捷的情况下,驾车翻山越岭都要3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宁南,靠肩挑背磨驮马运输的清宣统年间,宁南乡村善士们捐资到德昌铸造的关帝庙铁钟,从另一个侧面将当时德昌铁器加工制作在宁远地区的繁盛呈现在人们眼前。

  《西昌县志》(1942年版)记载:德昌属之铁工,利用民生,与附郭铜工等,故其制售之勺、铲、钳、刀、剪、锁等家庭用具,负贩者往往购运各场摊售。清代有捶金叶、铸银锭之工,造弓矢之工。《德昌县志》记载:旧时,德昌城镇乡场均有个体铁业,生产锄、镰、耙齿、铧、刀、斧、铲、夹等农具、用具和铁皮锁。从事此业者1945年前后多达50余户,在农村以师带徒,分散开店设炉;在县城内,则集中于青云街,故青云街又名铁匠街、锁匠街。诸多产品中以铁皮锁最负盛名。从事制锁业的有15户,学徒25人,工人10人,年产铁皮锁两万一千余把,名领宁属各县之首,远销云南大理、下关和四川犍为、嘉、眉等地。解放后,新式弹子锁逐渐传入,以其价廉物美而取代了铁皮锁的地位,制造铁皮锁一业遂消失。

  (二)矿冶业

  德昌矿藏种类颇多,但蕴藏不清,分布零散。历史上除铁矿有过小规模开采外,其余均为零星采掘。民国《西昌县志》记载:县属宽裕场之东名八角厂者,产黄金矿,昔人开采,产量甚旺。厥后没为蛮陬,末由规复;八角厂之东六谷底有沿银矿。县人宋姓倾资开采,堆矿满家,因不能分析,其事遂寝;茨达河之洼咱沟有铜矿穴。土人用旧法开采,日出铜二十余斤;县属小高桥半站营一带之山脉铁矿甚富,矿脉袤延三四十里。清末几经开采,常获大利。昔年修建德昌凤凰桥及锦川桥之铁索,即仰给于此。又宽裕场南五里之铁厂,亦常办有成效,后因匪寇猖獗,乃放弃。

  二、陶瓷业

  (一)陶器

  《德昌县志》记载:县内粘土资源丰富,土陶生产历史较长。阿月、六所、德州镇、王所、宽裕、锦川等地均开办过坛罐窑,六所土门子土陶生产有近200年历史;1929年产量曾达200万件,除销西昌外,尚有部分贩往盐源、越西、昭觉、九龙等县。

  (二)瓷器

  《西昌县志》(1942年版)记载:德昌瓷器之原料丰美,民国初年试办,其样品优于赣产又昭昭在人耳目者也。《德昌县志》记载:德昌产瓷土,资源丰富,尤以永郎、六所土门子、德州镇角半沟为佳。据传:六所土门子碗厂沟清咸同前有外来人开办瓷厂,后因童孩损坏瓷坯,双方争吵打官司,官判烧瓷人“侵占私山,诬告乡绅”而败诉。《德昌所志略》有记:德昌磁(瓷)器“颜色混于景德镇者,因争办,封禁”。

  1913年,德昌镇人曾硕庵招股集银一万余两,开办德瓷公司,窑址在今六所镇童家堡子南一里处,聘雇泸县川瓷公司工人制造瓷器。第二年,以股东张伯禄承首集银二万余两,另组建昌瓷公司于今德州镇角半沟,规模远盛于德瓷,占地三十多亩,建有模型、辘轳、陶绘、窑务四车间及碾磨房。德瓷、昌瓷公司筹办皆以小窑烧成为试验,使用当地瓷土为原料,样品质地优良。1939年9月版《康导月报》二卷一期记“德昌瓷业,土质优良,堪与景德镇成品媲美……成都少城公园博物馆陈列德土所烧瓷器一个,质胜景品。”1947年《西康经济季刊》记:“德瓷公司制作日用品及花瓶、器物等,艺术品优者比江西瓷”,“行销宁属各地,间有运往外省者。”惜德瓷兴盛一时,昌瓷自开始就效果不佳。两瓷厂苦心经营五年,先后于1917年、1918年倒闭。究其原因:一是营业上之竞争;二是技术欠缺,大窑火力不匀,成品十坏八九;三是管理失当,特别是客籍技师自持其能,辄以停工要挟,难以管理;四是规模过大,而宁属市场有限,外销则运输困难,限制生产则徒增成本。

  1940年,宁属屯垦委员会以官股出资四万元,另在德昌招商股若干集资六万元,总共十万元筹建德昌瓷厂。主持筹办瓷厂者李茂根(屯垦处副处长,系日本留学生)。是年冬月选址今六所镇土门子童家大房建厂,署名“西康省官商合办德昌瓷业股份有限公司”。技师为刘茂德、向建三、冯炳新,调屯委会秘书陈希平任经理。通过小窑试烧取得经验后,次年底首批出产瓷器,成品胎薄质细,白嫩饱色,优者达到赣瓷水平,声誉颇佳。其后仍以小窑小批量生产碗、盘、碟、壶,后又增加花瓶、笔架、瓷盆、罗汉、观音等工艺瓷器,曾在西昌有销售门市。当时,社会通货膨胀,窑小利微,建造大窑经费始终不能筹齐,以致1947年瓷厂衰落,生产停滞。偶尔烧成一窑,股东闻风而至,强拿成品抵资,留守工人所得无几,生活濒临绝境,加之会理益门创办华宁瓷厂,参与竞争,德昌瓷厂的技师、工人有的就地落户为农,有的另谋生路,瓷厂至解放前夕名存实亡。解放后曾于1958年在永郎公社盐水村办县永郎瓷厂,生产1.4万件日用陶瓷,但名不符实,产品皆系土陶,经年停办,由永郎铜矿接收。

  三、竹棕麻加工业

  (一)竹器编制

  《德昌县志》记载:县地产竹,品种以慈竹、斑竹、黄竹、箭竹为多,皆宜编织。县城下街有居民数十户擅长竹编,赖以为生,久之竟成一街,名篾货街。清咸同年间即有篾货市在县城较场坝。1950年3月德昌解放,是年夏荒,政府发动群众编织竹器篾货自救,一个月收购篾帽2500顶,解决了城厢50户灾民度荒之难。1953年在城厢组织竹器生产小组,1955年7月建竹器生产合作社。县供销社收购其竹器农具,投放于农业生产。1979年以后,政府鼓励发展乡镇企业,农村竹编有所恢复。1989年4月竹器棕麻社解体拍卖,企业无存,复归个体生产经营。

  (二)棕麻加工

  县地产火麻、苎麻、水麻、漩麻,刈其茎,水泡,刮其皮煮、捶,取其长纤维可辑为布,可打制各种规格的麻绳,用途甚广。1954年组织棕绳生产小组2个,为供销部门加工订货。1962年并入德昌竹器社,称竹器棕麻社,棕麻产品20余种均由供销社收购运销。是年,全县农村五匠中尚有棕麻加工户72人。后由于尼龙、塑纤、化纤纺织绳带进入市场,冲击了耗时耗人工的棕麻绳生产,加上生产人员老化,原材料收购困难等多种因素,棕麻加工业长期停滞不前。至1981年后,集体棕麻加工业自行消失,仅存个户零星加工,自行上市销售。

  四、纺织土染

  (一)纺织

  《西昌县志》(1942年版)记载:而(手工业)较大较多为织布业,出品佳者曰小洋布(或称德昌布)推销亦广。然普通土布所谓头宽、二宽、窄布,行销越冕两盐各地者,仍以附郭所出为多。(清)曾曰唯著《德昌所志略》收录的邑人林锦朴有竹枝词《线布市》云:抱布贸丝入市廛,男人盈百妇盈千。袖中交易频摸手,不顾廉隅只顾钱。

  《德昌县志》卷九工业第二章中记载:县地所处安宁河谷,栽桑养蚕,种麻植棉历史悠久。明代棉织、麻织业已兴,农户自纺自织解决穿衣问题。中高山地带傈僳族、彝族至今保留着原始的织布、擀毡技艺,穿用自织披毡、毡垫、麻布、腰带等毛麻织品。2014年,由县内傈僳族人保留下来的火草织布技艺被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评审委员会评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清)曾曰唯著《德昌所志略》记德昌布市在城隍庙,线子市在惠安街,布匹、花线、衣线均出自本地。《德昌所志略》艺文类中收录的邑人林锦朴竹枝词《纺织》云:唐魏遗风俗未更,内勤纺织外勤耕。家家机杼催残月,半杂儿童读书声。另有收录西昌人翟光发感叹德昌民风古朴,习尚耕织,待织布而举火者以千万计,市少乞丐,足徵:富贵贫贱惟人自召,三代上所以无游民也,因信,诗云:唐、魏风犹在,幽、岐俗未更。静听千万户,一片织机声。在我们眼前勾画出好一幅“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世外桃源景象,德昌习尚耕织之民风可见一斑。

  旧时纺线(纱)使用竹木结构的手摇纺车,以左手执棉卷儿(条状),拉线,右手摇动纺车车轮。织布用脚踏木器织布机,以双脚交替踏、放“纵”板,一手推“扣”,一手拉梭。清光绪后,机制棉纱传入,人工纺纱日渐稀少,机织手工梭改为厢织,工效提高一倍多。一人一机,日织布一件半,可维持三口人生活,县人以此为业供家养口者众。1929年县地织布业最盛,仅县城及附近有织机1200余台,从业1500多人,年产土布30余万件。之后,1936年、1939年、1947年几度发达。怎奈社会动荡,法币贬值,加之棉纱不足,织布业渐衰,至1949年,从事织布业者尚存219户,300余人。

  木机所织布以棉纱粗细分为两种。一曰土布,每件长24尺(有头宽、二宽、窄布之分),宽1-1.2尺,质地粗厚,劳动者喜其经磨耐用,行销宁属越西、冕宁、两盐等地。一曰小洋布,每件长30尺,宽1.2尺,线密结实,有“兜水不漏”之誉,销路更广。纺织业兴,促成贸易繁荣,德昌布市因之形成。民国时,布市在旧东岳庙,每天八九点钟即见人持布上市,喊价还价,以布换纱,以纱换布,各得其所。有道“搬不完的会理,塞不满的德昌”,前者指棉纱来自会理,后者指织布首推德昌。

  解放初期,织布业复兴。1954年8月统计:织布434户625人,弹花23户26人,丝线业1户。是年,择优组织织布生产组15个,152户304人,棉线加工生产组一个,为供销合作社加工生产。1956年3月组建织布生产合作社。之后,机织平布进入市场深受县人欢迎,加之棉纱供不应求,改为细纱后进度减慢,收入减少,织工不断有人退社改行。至1963年6月,织布社自行解体,手工织布遂成历史。

  (二)土染

  土染为县地主要手工业之一,解放前为个体或小业主经营。土法染整用蓝靛、青杠碗等植物取汁熬成蓝、青色染料,能染金蓝、毛蓝、双蓝、青四种色。民国后期,化学染料传入,民间俗称“膏子”,有煮青、煮蓝、煮红多种。染整要经过脱染、浸染、漂染、绞干、晾晒、碾压、折叠等工序,其中碾压最费力气。需将染色后晾干的布裹在长约50公分,直径约25公分的辊筒上,横置于踩石和底板之间。洗染工踩在马鞍翘形踩石上,双手扶横杆,双脚蹬动踩石,使之在辊筒上来回滚动,如杂技踩滚板,直至把布压平、上光为止。1954年建染房加工生产合作社,为贸易公司加工染土白布,棉线等。1957年,除土染社29人外,尚有6名个体经营染整业。1958年后,从事土染的人员减少,至1962年仅12人。随着上市布料的丰富多彩,人们十分注重选择布料的花色品种,土法洗染已远远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其业逐渐衰落,加工物件减少。

  E

  五、造纸业

  《明史》:建昌卫所属有纸房。《西昌县志》(1942年版)卷二产业志中工业志记载:造纸业“出品较丰者,德昌大纸也”。《德昌县志》卷九工业中记载:德昌土法造纸一般用箭竹、桑、构树皮、木棉、稻草、麦草为纤维原料,采用石灰法制浆,以竹帘或丝网舀浆,经压榨干燥后成纸。德昌竹木资源丰富,稻麦草足,沟多水洁,造纸的历史长远。《德昌所志略》记载:德昌产纸;有构纸、竹纸、五色笺纸,行销(四川省内)五属及滇(云南)省。县城有纸市在下翔街。1939年宁属垦务局调查,“德昌所属锦川桥、老碾、小高桥、巴洞、宽裕、茨达河、土门子七地纸业最盛,有火纸厂百余家”。

  纸厂多依山傍水,就地取材。历史上域内老碾沟、乐跃沟、小高沟、角半沟、花马沟、茨达河、巴洞沟沿岸皆有乡绅投资建厂,其作坊规模有大有小,一般设1-5槽(纸浆池),每槽雇工3-5人,故民间亦称纸厂为“槽房”。所产纸大多为草纸,有冷背、火背之分。安宁河东小高以南各乡多生产冷背草纸,安宁河西今德州镇、王所、巴洞等地则生产火背草纸。火背草纸以各类竹为原料,质地优良,用作包装、卫生、纸媒(火捻)、习字及宗教丧葬用纸,销量十分可观。另,“六锅底、麻栗坪,横山有厂二十余家,专制皮纸,其原料用构树、槠(木)、桑(树)皮,纸质坚韧……”民国年间转至花马河一带,生产者近十家。所产小皮纸薄而小,质软,多用于打坟标纸和包裹东西。大皮纸厚而大,质坚韧,多用于书写契约和包装。皮纸还用于糊窗户、包蜡虫,制作鞭炮等。因其质白性韧,可反复使用,颇受欢迎,畅销邻县及滇省。民国年间造纸业最盛时有槽房70多处,年产草纸五百多吨。业主中称雄的如廖星斗,在小高、黄家坝、花椒园皆有厂房,有劳工和专门管理人员近五十,日产草纸数百刀。民国末,百业凋零,纸厂大多倒闭停业。1950年,县内仅存合作作坊14处,共103人。其中从业14人的一处,10人以下的13处。

  1955年,草纸列入国(营)合(作)商业收购二类产品,供销社对造纸业给予扶持。至1965年,全县有小纸厂46座,纸槽(纸浆池)62口,从业246人。公私合营乐跃纸厂于1958年转为国营造纸厂,1970年基本实现机械生产,不再使用土法生产工艺。

  六、制糖业

  明清以来,随着移民、屯军开发,制糖技术传入。县地土法制糖原料用甘蔗,其工艺为:三次压榨、取汁,五锅连灶加温,蒸发水分后酌加石灰成型。盛入木匣成型的称砖糖、盛入碗模成型的称碗碗糖,县内锦川、永郎一带碗糖、砖糖都颇有名气,畅销四邻。

  榨糖器具多石质,碾榨用石滚直径80厘米,长约70厘米,边缘有齿,以硬木为轴心,两牛牵动,一昼夜碾榨1200斤左右。另有石天盘、石地盘、石将军柱、石篁缸等。糖坊每坊约需20人,昼夜5-6班,轮番作业。榨期长约3月。土法出糖率虽不超出10%,但因成本低,仍有利可图。民国时期,锦川、蒲坝、新马坎、永郎、小高、松林坝、高家庄、河滩心、六所、孙家坝、王所、凹路古等十余处均建有糖坊。民国末,政局混乱,物价波动,工薪贬值与熬糖利大相比见拙,官场有谣:做官不如从政,从政不如种粮,种粮不如下糖(坊)。

  从宣统铸铁钟我们逐渐撩开了德昌旧时手工业的神秘面纱,因年代久远和德昌正式建县时间较短,史料保存少等原因,我们现在能查阅到和展示出来的德昌旧时手工业状况仅是管中窥豹。德昌旧时手工业的繁盛,促进了当时德昌经济文化的繁荣。《德昌县志》记载:(德昌)小手工业门类较齐,民间商业贸易活跃,清咸(丰)同(治)年间,今县城内即已形成米、柴、布、纸、线、篾货、畜、禽诸市,境内21个乡场多呈前店后宅格局,轮流定期开放,无日不市。此外,尚有虫会、庙会等期市,德昌虫会被誉为“建昌第一大会”,令四乡邻县民众“遐迩纷纭争赴赶”。蜡虫、杉板、土布、牛羊皮、铁皮锁、生漆、中药材、水牛、板鸭等商品都颇负盛名,行销广远。尽管德昌地处西南腹地,崇山峻岭、滔滔江河阻碍了旧时文人们接受丰富、精深儒家文化教育和外来知识的熏陶,阻断了他们考取功名,走上仕途的途径,以致于在德昌历史上未曾出现著名的历史文化名人;然而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在这方备受上苍眷顾的热土上却依然生生不息地繁衍和传承着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孕育出了2012年被同时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全国仅有的两座供奉造字之神仓颉的道观之一的仓圣宫和现存的六座代表德昌人敬天惜字、崇尚文化的字库塔群等历史文化遗迹,以及“九宫十八庙”和仙佛之乡的宗教传说,这是一份对祖先文化的景仰和崇敬,这份景仰和崇敬会一如既往地传承下去,继续向后人呈现德昌曾经的繁华,并在生生不息的传承中绘出将来的盛景。

  赵英

Copyright @ 2007 www.LSR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凉山日报社 合作伙伴
E-mail: lsrbs@163.com  Tel:(0834)3283311